江苏省四星级高中:洪泽中学欢迎您!    校歌:让世界与我们共成长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怀念旧版
您现在的位置:校友空间 >> 校园故事 >> 正文

【县中老先生】傅启凤:弘扬洪中精神的一点感想
 

                   弘扬洪中精神的一点感想

                      洪泽中学退休教师   傅启凤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大家好!

今天,我作为洪泽中学已退休的老同志,有幸接受学校邀请,在这里谈谈自己在洪泽中学工作的一些感想,很高兴,很激动,同时也感到有点惭愧,因为比我更有资格在这里讲的人很多,可能他们都不太方便,我就来帮他们带说几句。

 我是80年进洪泽中学工作的,直到2013年退休为止,一直没有离开洪泽中学,对学校非常有感情。虽然没有担任过主要职务,也没有做出什么突出贡献,但是对学校几十年的发展变化,所经历的风风雨雨,我是历历在目的。

今天我就弘扬洪中精神这一话题,谈一点自己的感想。说起洪中精神,我就在想什么是洪中精神?从来没有人明确过,我认为所谓洪中精神,大概就是人们的一种感觉,或者是洪泽中学长期以来已形成的一些优良传统或者好的做法。这些东西说起来很多,也很零散,可能一两句话也说不完,我没有能力去抽象概括,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下面我只能从我的直观感觉,就几个印象较深的话题谈一点自己的感想。

1、我们洪泽中学每个时期都有一帮自强不息的“新生派”,他们勇于担当,是洪泽中学立于不败之地新生力量

八十年代初期,我国教育开始走向正轨,当时洪中是外地教师占主体,为了满足教育需要,在短期内充实了大批本地的新生力量,一时间社会上也有不少议论,这些“新生派”顶着非议,承受论资排辈的重重压力,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和个人的才华,努力工作,很快崭露头角,涌现出一批不落人下的教学高手,如:杨步安,夏立新,孙华岭,彭琨相,孙和平,赵建康等。 杨步安是由于一个政治老师因为某些原因离开洪中投奔淮中了,学校高三政治没有人教,让他临时由语文教师改教政治,结果一炮打响,全校轰动。孙华岭与一位老教师教同轨物理,一学期下来,均分高出对方十几分。我本人与老教师教同轨数学,期末统考把他甩了一大节。不光是在教学方面,在其他方面也一样,处处与学生打成一片,凭着对学生的亲和力把各项工作开展的如火如荼。

八十年代后期外地教师纷纷离开了洪中,又进来大批的新生力量,不用多长时间又一批教学能手脱颖而出,如孔祥田,钱斌,马丽中,路家福,吕群生,蔡军,陶兆宝,华燕英,彭满娣,朱青,张太原等,他们同样身手不凡,活力四射。

九十年代中后期,由于高校扩招,高中扩轨,一批乡镇中学的初中教师调进洪中教高中,他们同样不负众望很快融入洪泽中学这个大集体,PK10:迅速适应高中教学,在他们当中有一大批同志很快就出类拔萃,成为洪中教学的顶梁柱,也是目前我们洪泽中学教学的核心力量,这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就不列举了。这就应了一句诗叫做: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据我观察,这些“新生派”凡是能出类拔萃者,尽管他们所处时期不同,他们的个人风格也各异,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爱岗敬业,脚踏实地,珍惜自己的本职工作,正是因为这些,也造就出我们洪中的又一种精神。

2、我们洪泽中学有一批脚踏实地,爱岗敬业的“工作狂”,他们是洪泽中学不断发展的重要保证。

从我在洪中工作的三十多年中,我始终感觉到在我身边有一批“工作狂人”,有人叫拼命三郎。他们为了工作可以放弃一切,不为名,不为利,长年累月,默默奉献。如带病工作,家里有特殊事情不请假,结婚都不休假等等,都是很正常的事,有很多老师生病了,利用课间挂水,拔掉针头继续上课,如朱玲珑老师右手骨折了,为了不耽误学生,坚持用左手板书上课,宋玉洁老师患肿瘤动手术出院后继续上班,还坚持当班主任,我本人97年与孙洪老师搭班时,因腿部扭伤,带着拐棍上课一个多月等等,这些感人的事情很多。当时,学校是不要求坐班的,(实行弹性管理)对于晚上更没有要求,但是,每天晚上办公室都是灯火通明,备课、批改作业、讨论问题的到处可见。所有这些,如果当时有人要问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可能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就是自觉不自觉的这样做了。就拿当班主任来说,我本人自从进洪中,一直做班主任,没有拿过一分钱津贴,直到有津贴那一年,可能是96年,我才有机会停下来不做(以前是想推推不掉的),在做班主任的工作中,很多人和我一样,虽然没有一分钱津贴,但是工作一点不马虎,而且主动的想方设法把工作做好,当时并没有什么奢求,就觉得是一份责任,要对学生负责,不能因为自己的一丝疏忽让班级出乱子,或者给学校工作带来影响。在班主任工作中感人的例子太多了,大家都知道的张玉霞老师经常从家里提着自己为生病学生做的面条蛋汤之类的往学生宿舍送;孙惠隶老师自己掏钱帮助困难学生,把父母离异的学生当自己的孩子对待;朱永明老师与学生广交朋友成为远近闻名转变差生,治理差班能手,因此被调到二中去当副校长,还有很多班主任和我一样,经常把湖西学生,因学校放假,天气原因不能开船,无法回家孩子带到自己家吃住等等。

3、洪泽中学新老教师“传帮带”,也是一个值得传承优良传统。

这些年各个学校都在搞“青蓝工程”,效果怎样,我不去评论。我只想说在九几年之前还没有这种提法的时候,我们洪中教师之间自由组合,自发形成的那种新老教师“传帮带”,是实实在在的,新手主动求教,老教师真心相帮,没有一点虚假成分,新老教师资料共享,经常在一起相互切磋探讨,新老教师取长补短,教学相长,效果非常好,有的由师徒结对子变成“忘年交”,甚至发展到近乎亲情关系成为良师益友,有很多成功事例,如杨步安拜刘钊老师为师,钱斌拜吴建梅老师为师,朱玲珑拜张校长为师,赵建康拜王永明老师为师,我本人拜孙惠隶老师为师,马丽中拜彭一士老师为师,杨锦年拜蒋闻闲老师为师,孙涛拜张震赢老师为师,孙洪拜陈燕茵老师为师等等(仅是个人回忆不一定很准),都是取得实实在在的效果,当年的徒弟一个个都成了大师。

4、洪泽中学教师学无止境,不断进取的精神更值得发扬。

   我们都知道, 教师是传授知识的职业,早就有人这样说,要学生得到一杯水,教师至少要有一盆水或一桶水。在目前知识不断更新时代,与时俱进,不断进取尤为重要。我们年龄稍大一点的老师都清楚,以前我们学校教师尤其是年轻教师,每人每年至少要自费订阅两份以上跟自己教学业务相关的杂志,除此以外,学校阅览室经常是座无虚席,除了少数老同志翻阅报纸以外,大多数同志是看业务杂志为主,并且随身携带本子或卡片,发现有用的东西及时摘录为自己教学所用,多数老师都有以卡片或粘贴本形式的个人资料库,我们课务负担重的老师,平时很少有机会在阅览室第一时间内看到新到杂志,因为新杂志一到就被人借走了,只能看过时的,(下月看上个月的),或者利用假期把装钉成册的杂志借回去看,对有用的东西进行搜集整理,这样并不影响资料的使用,因为杂志刊登的内容与教学有滞后性,教师教学产生体会,写成文章再发表从来,已错过了当年的使用时效,只能为下一次教学所用。当时为了适应多数老师的需要,我在做教导主任期间,特意把备课本改为活页纸形式,就是为了方便老师搜集资料,用活页纸取代卡片和粘贴本,让教师把备课的功夫花在平时,免得平时搜集的资料,备课时又去重抄一遍,浪费时间,这样既减轻老师负担,又非常适应,还解决了一课多备,一课多案的问题,有利于因材施教,因班施教和分层教学。俗话说,知识在于积累,厚积才能薄发。教师手头资料多了教学起来就能得心应手。在这里我向大家透露一个我个人的小秘密,我87年在全国最权威的数学杂志《数学通报》上发表了一篇长达7000多字的“几何教学提前使用双箭头”的教学论文,这是至今为止我县在《数学通报》上发表的唯一的一篇,在淮阴市也不超过5篇。当时这件事引起全校震惊,在全市范围内都有所轰动,我到市里参加教学研讨会时,有人不知道我姓什么,只是指着我说,他就是在数学通报上发表那个双箭头论文的老师。我一个无名小卒,如何能在这样权威的杂志上发表论文?当时在校内是一个迷,有很多议论和猜测,包括我们张校长在内。我今天就揭开这个迷底。就是在86年,放暑假时,我从阅览室借了多种平时想看没有时间看的数学杂志,利用假期仔细阅读,采集各种有用资料,在阅读过程中发现,当时全国用的通编教材,在使用过程中,各地遇到许多问题,人教社数学司就在《数学通报》上劈出答读者来信的栏目,其中有一期上,人教社数学权威吕学礼教授就几何教学中,由“三段论”向“双箭头”过渡问题发表了他的观点,要求各地进行教学实验,写出总结上报。我当时就意识到这就是在约稿。而且我对这段教材的处理上与他老人家的想法有不谋而合之处,于是我就开始搜集资料,组织论文,论文写好了不知道往那里投稿,怎么办?我干脆直接把论文寄给吕教授,并附上一封说明信。结果他老人家在不到十天时间内就给我回涵了,还附上他的亲笔信,对论文高度赞扬并且决定在《数学通报》上刊出,这件事使我激动不已。就是这篇文章为我增添了不少光彩,当然也带来了一些烦恼,在我的职称进级和相关评比中增加了很大的砝码,还因此被天津市教育杂志社聘为数学杂志评判员,被南师大《数学之友》编辑部聘为特约通讯员,成为市教研室数学教研组中心组成员,还有几家出版社约我编写数学参考书等等,可是由于当时带两个班数学还兼班主任,家庭里小孩子小,爱人又在乡下工作,整天身心疲惫,当时的校领导又不太支持,工作负担无法减轻,只能对很多预约和邀请放弃,最终大多数都是失约了,现在有时想起来还感到有点遗憾,甚至对当时的领导不尽人情的做法,还有些不理解。但是回过头来再一想,由于没有被那些过眼云烟影响自己的本职工作,没有愧对洪中教师的称号也值得。

  说实在话,在我心目中洪泽中学教师就是一块金子招牌,在外人眼中也是知识的向征,比什么都重要,也是我从工作以来,放弃很多机会,不愿意离开洪中的根本原因。当然近些年这块招牌,因为少数人的行为使它有点退色,有时我们这些老同志听到都感到有点心痛。我想以一个洪泽中学老教师的身份在这里呼吁:我们每一个洪中教师都应该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这块招牌增光添彩,决不能因为我们的某些过失使这块招牌退色或变质。

上一篇首届英语节•校园屏幕英语诵背大赛(全校决赛)(图片集锦六) 下一篇领导干部第10周考勤统计
学校简介 | 关于我们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PK10 | 管理登录 |
地址:江苏省洪泽县千岛湖路32号   邮编:223100  备案:苏ICP备11040536号